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体育 > 游泳 >

孙杨6年来,一直很配合血液检测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2-28

足球之家
孙杨孙杨

  28日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宣布了此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和国际泳联(FINA)一案的仲裁结果,从今天(28日)开始孙杨被禁赛8年。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灾难总是突如其来,但这正是考验你我的时候。”孙杨2月2日在社交网站上这段鼓励大家抗疫的文字,更像说是给历经沧桑的自己。

  在今年年初的国际泳联系列赛深圳和北京两站比赛中,孙杨两次夺得400米自冠军。

  一桩事先“张扬”的仲裁案

  在中国游泳队的历史上,孙杨无疑是标志性的人物之一。

  然而,当这位中国游泳的领军者已经在为奥运会努力备战时,英国媒体《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一篇文章却打乱了他按部就班的训练计划。

  这起事件的起因是2018年9月针对孙杨的一次赛外兴奋剂检查,由于对检查人员出示的资质证明存疑,此次检查最终未完成执行。2019年初,这家英国媒体率先报道了此事,并声称孙杨可能面临着禁赛处罚。

  当日下午,孙杨方面委托律师就此事公开发表声明,称《星期日泰晤士报》关于自己的报道为不实新闻,并保留追究报道、宣扬此事的媒体和个人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随后,国际泳联发表声明,再次强调已经给出裁决: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此次检查无效。去年3月,WADA因不满裁决结果,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

  孙杨在冬训中。

  但在CAS还未作出判决时,澳大利亚人霍顿却在2019年7月的光州世锦赛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他在颁奖仪式上拒绝与孙杨一起登上领奖台,甚至后来英国选手斯科特还效仿了他的这一行为。

  这届世锦赛不仅因此被搞得乌烟瘴气,还在等待案件审理的孙杨已经提前被“污名化”。正如《纽约时报》当时写道:“对许多游泳运动员来说,这件事是否属实似乎不再重要。”

  甚至于孙杨的澳大利亚教练丹尼斯为自己的徒弟辩解几句,也要承受着被国外“键盘侠”指责的压力。

  在那届世锦赛上,孙杨其实可以在很多场合澄清这一切,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什么都没说。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很多时候证明自己的不一定是这样的嘴炮,完全没有意义。”

  澳大利亚教练丹尼斯指导孙杨训练。

  6年至少接受过180次血液检测

  的确,“嘴炮”完全没有意义,因为霍顿等人很快被“打脸”。

  实际上,澳大利亚才应该担心自己的兴奋剂问题。就在光州世锦赛临近结束时,澳大利亚选手谢娜·杰克被查出对一种违禁物质呈阳性反应,她此前声称自己由于“个人原因”退出本届世锦赛。

  事情反转之快令人猝不及防,这让霍顿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他先开始拒绝了媒体的采访,之后又不得不表态称事先并不知道此事,并对自己队友服用禁药表示失望,支持对她禁赛……

  “现在诋毁我的那些人应该短时间内超越不了我,所以不用太在意他们说什么;我会继续做好自己,勇往直前,用更多的成绩和荣誉回击他们。”在去年10月的听证会上,孙杨向媒体说道。

  去年11月,这场被推迟的听证会终于在瑞士蒙特利举行。孙杨期待着能够在众人面前证明清白,好让他能排除一切干扰和杂音,“心无旁骛地投入我最热爱的游泳事业。”

  在公开听证会中,孙杨向国际体育冲裁法庭还原了整个事件,并对备受外界关注的多处细节进行了解释和澄清,“把诉讼过程中一直不能说的都说出来”。

  也是在这次听证会上,孙杨第一知道自己从2012至2018年间一共接受过至少180次血液样本检测。其中,63次是在赛事当中进行,另外117次是在赛事之外进行……

  孙杨感慨,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接受过多少次兴奋剂检查。他只记得在2018年亚运会结束后,自己连续数天内接受了检查,但都没有任何问题,“只能自己确认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如果想要一天检测两次,我也尽力的配合。” 

  孙杨登上《吐槽大会》。

  “别让泳池的水变得浑浊”

  孙杨并非是孤军作战,除了家人和泳迷的力挺外,中国游泳协会和国内的主流媒体也都给予了他最大的支持。

  在《星期日泰晤士报》发布新闻之后,中国泳协就在官网上发布声明称,“有关于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的报道,我们认为其报道是不符合事实的。”

  在去年7月的世锦赛上,中国泳协主席周继红更是认为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仅凭猜测和传闻,公开玷污一名优秀运动员的清白,表现出了偏见和不理智;而澳大利亚泳协公开支持这种行为,是对国际泳坛和对体育规则的践踏,是对运动员的粗暴伤害。

  《人民日报》更是发文称,国际泳联的声明是正义之声,有正名之效,“ 一些媒体泼脏水,纯属不怀好意。别让泳池的水变得浑浊,更别玷污无辜者的形象。事实就在那里,抱有偏见只会削弱自身公信力。奉劝少数外媒别再戴有色眼镜看人,扭曲别人也就扭曲自己。”

  随着听证会的结束,孙杨也变得不再沉默。他开始讲述自己的遭遇,并在社交网站上发布那些重要的视频和文字证据,以图还原整件事实的真相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之后,他还登上了不少综艺节目的舞台,并在“嬉笑怒骂”中回击了那些中伤他的人——“某些居心叵测希望我听证会有不好结果的运动员,我只想和你们说,好好训练。霍顿、盖伊你们游得再快一点,就能喝到我美味的洗脚水了。”

  在听证会结束后的总结陈词中,孙杨才真正表露了自己的心路历程——“事发至今已过去430多天,其身心、名誉和团队都遭受巨大伤害,家庭也度过一段艰难时光。”

  而目前,根据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规定,如果对此次裁决结果不满,可于30天内就非常有限范围内的原因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对于最终的结果,我们只能等待。

西西人体 足球宝贝 埃斯特班·坎比亚索 斯帅 梁文博 伊布鲁尼 威尔逊宾汉姆 梅西 斯维托丽娜 墨西哥 曼城 世界杯 利物浦 男乒 保罗·博格巴 中国马术 丁俊晖 尤文 朱婷 巴萨 马内 沃特福德 哈里·凯恩 罗迪豪森 伯恩茅斯 切尔西足球俱乐部 袁思俊 邹凯 伊斯坦布尔足球俱乐部 曝克里夫兰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